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易安君的博客

赤山儒雅客,北岭易安君。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视频: 【琵琶行并序】白居易/林正三老師  

2013-11-20 14:09:24|  分类: 诵吟歌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元和十年,予左迁九江郡司马。明年秋,送客湓浦口,闻舟中夜弹琵琶者。听其音,铮铮然有京都声。问其人,本长安倡女,尝学琶琵于穆、曹二善才。年长色衰,委身为贾人妇。遂命酒,使快弹数曲。罢悯然,自叙少小时欢乐事,今漂沦憔悴,转徒于江湖间。予出官二年,恬然自安,感斯人言,是夕始觉有迁谪意。因为长句,歌以赠之,凡六百一十六言。命曰《琵琶行》。
【琵琶行本文】白居易/林正三老師朗讀

潯陽江頭夜送客,楓葉荻花秋瑟瑟。主人下馬客在船,舉酒欲飲無管絃。

醉不成歡慘將別,別時茫茫江浸月。忽聞水上琵琶聲,主人忘歸客不發。

尋聲暗問彈者誰,琵琶聲停欲語遲。移船相近邀相見,添酒回燈重開宴。

千呼萬喚始出來,猶抱琵琶半遮面。轉軸撥絃三兩聲,未成曲調先有情。

絃絃掩抑聲聲思,似訴平生不得志。低眉信手續續彈,說盡心中無限事。

輕攏慢撚抹復挑,初為霓裳後六么。大絃嘈嘈如急雨,小絃切切如私語。

嘈嘈切切錯雜彈,大珠小珠落玉盤。間關鶯語花底滑,幽咽泉流水下灘。

水泉冷澀絃凝絕,凝絕不通聲漸歇。別有幽愁暗恨生,此時無聲勝有聲。

銀瓶乍破水漿迸,鐵騎突出刀槍鳴。曲終收撥當心畫,四絃一聲如裂帛。

東船西舫悄無言,唯見江心秋月白。沈吟放撥插絃中,整頓衣裳起斂容。

自言本是京城女,家在蝦蟆陵下住。十三學得琵琶成,名屬教坊第一部。

曲罷常教善才服,妝成每被秋娘妬。五陵年少爭纏頭,一曲紅綃不知數。

鈿頭銀篦擊節碎,血色羅裙翻酒汙。今年歡笑復明年,秋月春風等閒度。

弟走從軍阿姨死,暮去朝來顏色故。門前冷落車馬稀,老大嫁作商人婦。

商人重利輕別離,前月浮梁買茶去。去來江口守空船,繞船月明江水寒。

夜深忽夢少年事,夢啼妝淚紅闌干。我聞琵琶已嘆息,又聞此語重唧唧。

同是天涯淪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識。我從去年辭帝京,謫居臥病潯陽城。

潯陽地僻無音樂,終歲不聞絲竹聲。住近湓江地低濕,黃蘆苦竹繞宅生。

其間旦暮聞何物,杜鵑啼血猿哀鳴。春江花朝秋月夜,往往取酒還獨傾。

豈無山歌與村笛,嘔啞嘲哳難為聽。今夜聞君琵琶語,如聽仙樂耳暫明。

莫辭更坐彈一曲,為君翻作琵琶行。感我此語良久立,卻坐促絃絃轉急。

淒淒不似向前聲,滿座重聞皆掩泣。座中泣下誰最多,江州司馬青衫濕。


译文:
    元和十年,我贬官九江郡司马。第二年秋天,到湓浦口送一位客人,夜里听见船上有弹琵琶的,听琵琶音调,铮铮然有京城曲调的韵味。问弹琵琶的人,原来是长安歌伎,曾经向穆、曹二位大师学过琵琶,年长色衰,嫁给了一个商人。我命令手下人摆酒,让她畅快地弹几支子。弹完后,她面容忧伤。她述说了自己年轻时的欢乐生活,又说如今漂泊沦落,悲愁苦楚,四处飘流。我出京做官二年,心气和平,舒适安逸,受她这番话的触动,这天晚上才感觉到了贬官的滋。于是写了这首七言长诗,吟咏给她听,赠送给她。全共六百一十六字,题名《琵琶行》。  
    秋天的一个夜晚,我送朋友到浔阳江边,  
    枫叶,芦花,在秋风中索索响个没完。  
    我和朋友下马登上了即将远行的舟船,  
    举杯饮酒,可叹身旁没有歌妓弄管拨弦。  
    酒喝醉了,仍没有乐趣,分别时这样凄惨,  
    只见那初升的月亮沉浸在茫茫的江水里边。
  
    忽然,江面上传来了阵阵琵琶声响,  
    我听得忘记归返,我的朋友也无心开船。  
    我俩探寻琵琶声何处而来,低声问是谁奏弹, 
    琵琶声停了,可是弹者想说却迟迟没有答言。  
    我俩急忙把船划过去邀请弹琵琶的相见,  
    斟满了酒,拨亮了灯,重新摆开了酒宴。  
    千呼万唤,琵琶女这才羞怯怯走了过来,  
    怀中抱着琵琶,还遮住了她半个脸面。  
    她转动旋轴,轻轻地试弹了三两声,  
    还没有成什么调,便流露出无限的深情。  
    她用掩按抑遏的指法奏出了低沉忧郁的声调,  
    声声哀怨幽思,好象在诉说着她一生的不幸。  
    她落落大方,挥洒自如,连续不断地弹奏,  
    仿佛要道出埋藏在心灵深处的无限苦痛。  
    她轻轻地叩弦,慢慢地操弦,娴熟地抹、挑,  
    先弹名曲《霓裳羽衣曲》,再弹舞《六幺》。  
    大弦嘈嘈,声音沉重舒长如阵阵急雨,  
    小弦切切,声音急促细碎如声声私语。  
    嘈嘈切切,是她把大弦小弦交错地拨弹,  
    声音圆转清脆,就象大小珠子落在玉盘。  
    音调轻快流畅,象黄莺在花丛中啼叫,  
    忽而变得沉痛遏塞,象冰下滞涩不畅的小泉。  
    音调越来越低沉,丝弦好象凝结、断绝,  
    四周冷冷静静,一切声音都暂时停歇。  
    琵琶女又涌出了一片隐藏在心内的怨恨幽情,  
    这时候,虽然没有声响,但却胜过了有声。  
    忽然繁弦急奏,发出清脆雄壮的声响,  
    象银瓶破裂,水浆溅射,象铁骑奔突,刀枪齐鸣。  
    子完了,用拨子在琵琶槽心猛然一划,  
    四弦齐响,象撕裂丝绸一样尖锐、清厉。  
    周围大小船上的人悄然无声,全听得如痴如醉,  
    只有江面上那一轮秋月格外明净、洁白。
  
    琵琶女满腹心事,欲言又止,将拨子插在弦中,  
    整整衣裳,站起来收敛了脸上激动的表情。  
    她说,我本是京城里的一位歌女,   
    家住在长安江附近的虾蟆陵。  
    十三岁就学会了弹琵琶, 
    教坊第一部里就有我的名。 
    一弹罢,常常使琵琶大师赞赏佩服,  
    打扮起来,总免不了美女的嫉妒。  
    王孙公子,争先恐后给我赠送财物礼品,  
    一支子,赢得的红绡多得不知其数。  
    镶金玉的发篦,常因为唱歌打拍子而敲碎,  
    红色罗裙,常为宴饮调笑泼翻了酒而被沾污。  
    一年又一年,时光在欢笑中悄悄流逝,  
    美好的年华岁月就这样随随便便消渡。  
    后来,弟弟从了军,姐姐不幸死去,  
    时光流逝,一天天我年老色衰不如当初。  
    从此,门前冷落,王孙公子很少来,  
    年老了,无可奈何就嫁作了商人妇。  
    商人爱钱如命,哪知夫妻离别之苦,  
    上个月,就到浮梁那个地方买茶去。  
    他走了,撇下我孤孤单单守着空船头,  
    只有那明月罩船身,冷冰冰江水伴忧愁。  
    深夜里,忽然梦见当年的风流事,  
    梦中哭啼,泪洗脂粉纵横流。  
    听她弹琵琶,就使我叹息不已,  
    听她讲了她的身世,更使我感慨万分。  
    我和她同是流落在天涯的异乡人,  
    偶然相逢,便可倾谈心事,又何必早已相识。  
    我从去年便离开了长安帝京, 
    降官抱病住在这浔阳古城。  
    浔阳地方偏僻,没有音乐欣赏,  
    一年到头我没听到管弦之声。  
    我的住宅挨着湓江,地面潮湿,  
    房屋周围芦苇苦竹遍地丛生。  
    要问在那里朝朝暮暮听到的是什么?  
    只有那啼血杜鹃的悲啼和猿猴的哀鸣。  
    每当春江花朝、秋江月夜的佳晨良宵,  
    我常常取出酒来,自斟自饮杯不停。  
    时而也传来了山歌和牧笛的声音,  
    但杂乱而繁碎,难以入耳不堪听。  
    今夜听到你弹奏的琵琶乐,  
    我如同听了仙乐,耳朵顿时变得亮明。  
    请你不要推辞,坐下再给我弹奏一,  
    我为你按照调写首歌《琵琶行》。
  
    她听了我的话深受感动,站了好久没言语,  
    坐回原处,上紧丝弦,旋律变得更繁急。  
    情调凄凉悲伤,与刚才奏过的迥然不同,  
    周围所有的人听后都伤心得捂着脸哭泣。  
    若问这中间数谁流下的眼泪最多,  
    江州司马啊,泪水把青衫全都沾湿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